李林虽然强不是暴君没办法与这些个文臣死扛到

分享到:
  邴原病危,心急如焚的李林昏迷过去,这可是惊动了整个的洛阳,但是李林哪管的了这些,压根都等不到天黑,连夜安排好了车马,带上家人,带上华佗,加上的一众的护卫,迅速的北上…………
 
    已经由李林控制的北方,十分的安宁,虽然天下大汉,百姓遭灾,但是李林并没有懈怠,并且还大力治理,所以百姓虽然有怨言,但是并不会造反,加上李林对于山贼,马贼防范甚严,北去的一路上,很是安宁。
 
    但是,到了北平,噩耗还是传来了,邴原最后还是没有听到李林见他最后一面,在北平之中,一命归西。
 
    而得之邴原去世,李林反而很是冷静,听着身后已经哭倒一片的家人,李林缓缓的上前,看着静静的躺在榻上,仿佛就是睡着了一般的邴原。
 
    逐渐,逐渐的走进,距离邴原的身体越来越近,李林的脑袋之中也是反复的闪过一幕幕,从自己倒了乐浪,见到了邴原,再到自己要做生意,邴原对自己的训斥,又到邴原要自己去守带方,而后,守乐浪,称雄辽东,横扫公孙瓒,强压袁绍,南下中原,长安被害,强势归来,诛灭刘和,李林所经历过的一切,仿佛都有一个年老但是却又坚毅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后,那就是自己的伯父,邴原,他跟自己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,但是自己自从穿越过来,从来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父亲,但是自己确实得到了更多的父爱,那就是从邴原这里来的,自己敬他,甚至是怕他,不愿意让他操心,但是自己什么事有何尝不让他操心呢?但是如今,这个自己最坚强的厚盾倒下了,他是那样的无声无息,那样的坦然,而李林呢,纵然如今李林地位何等之高,权倾天下,李林都会认为,自己比不上眼前这个人的万分之一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主公!”身边一个邴原的亲信官员走了过来,弓着身子,缓缓的递过来一张纸,对李林到“主公!这是大人临死之前写下来的一句话,大人说,老夫听不到元杰那个小子过来了,但是还有话必须要跟元杰说,让我无比将他写在纸上的话交给主公!”
 
    李林脸上没有反应,依旧的静静的看着躺在榻上的邴原,手伸了出去,接过来那人手里的一张纸,轻轻的展开,上面就写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。
 
    “王侯将相虽无种,但念历代蒙皇恩!”
 
    看完了这句话,李林的手微微的颤抖,将那张纸攥进了自己的手里,紧紧的攥着,好像要把这张纸揉碎,揉成粉末。
 
    “哈哈!哈哈…………”李林忽然大笑了出来,狂笑了出来,随即忽然面色一正,看着眼前邴原的尸体,默默的说道:“伯父!难道你也以为我会篡汉吗?为什么!为什么!”
 
    李林忽然有爆发了出来,大声了吼了出来,不停的喊着“为什么!”浑身上下气势凛冽,四周之人甚至不敢上前。
 
    “砰!”李林狠狠的跪在了地上,跪在了邴原的面前,“啊!”李林终于哭了出来,大哭了出来,巨大的悲伤,李林本来想强压在自己的心里,但是以及是抑制不住自己,战胜不了自己,还是爆发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伯父!”痛苦的喊了一声,李林跪在地上,缓缓的将头低了下去,知道脑袋磕在了地上,嘴上就好像是对自己说的一般,不停的嘀咕着,道:“伯父!你为何会那么想我,世人不懂我,难道你也不明白我吗?为什么!为什么任何人都会以为我会当一个反贼啊!伯父!我就是想太平,太平啊!难道我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都完成不了吗!伯父!你告诉我!我该怎么做,我该怎么做啊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李林的哭号声,好像是将所有人的哭声都盖了下去,看到李林如此的痛苦,身后哭成一片的家人害怕李林的安危,立即上来安慰,但是李林依旧跪在那里,嘴上说着可能只有他一个人才能听懂的话,众人怎么劝解,怎么拉,李林都不愿意起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整整的跪了一天一夜,说了一天一夜,没吃没喝的说了一天一夜,家中几女硬是就跪在李林的身边,听着李林那谁也听不懂的话,就这样过了一天一夜。
 
    第二天,李林终于站起了身,亲手将几女都搀扶了起来,安排邴原下葬,下葬之后,李林淡淡的对所有人说了一句“回洛阳!”那样的口气,让所有人都明白,对于这里,李林再也没有任何的留恋了…………
 
 第二百二十九章 辽王征程开始
 
    成业四年六月末,邴原在北平城内病死,李林前往悼念,安葬邴原之后,回到洛阳。
 
    为了解救旱情和饥民,李林只好向已经成了天下粮仓的荆州伸手,攻打是不可能的,只好以宛城跟刘表交换粮草,并且暗中与蔡瑁和蒯越勾结,最后换的了粮食,足够李林之下的饥民平安度过这一年,而手中有了粮食李林,也不是盲目的就发粮食安抚饥民,今年出现的旱情,让李林觉醒,忽然想到了一个解决旱情十分有用的东西,运河!
 
    有了运河,南北疏通,不禁可以方便南北粮草的运送,还可以更加的有利于灌溉,疏通各路的水系,所以李林只好发动饥民,自己供应粮食,但是饥民必须要成为劳工,为李林自己,更是他他们自己挖运河,虽然这样的提议立即迎来了一片的怨声载道,甚至是嘲笑,但是在李林大脑中的历史早就已经验证了运河的作用,但是李林也知道挖运河的危害,所以不能让民众太过受苦,只好一点一点来…………
 
    成业五年,李林的一系列的政策终于得到了回报,而控制了北方中国,大半个大汉天下的李林,也迎来了权利的巅峰,因为莅临成为了这汉末乱世的第一个非是刘姓的王!
 
    李林若是称王,最大的阻力出了这天下的舆论之外,便是自己内部的矛盾,而原来,这些矛盾的顶头,便是邴原为首的这些大汉的老臣们,虽然对李林很忠心耿耿,但是他们更加是心中存在着一个振兴大汉的美梦,李林虽然强权,但是不是暴君,没办法与这些个文臣死扛到底,但是现在,邴原已经死了,李林称王最大的阻力已经失去,而人在顶峰之时,谁都会想着再进一步,虽然李林不想着篡汉自立,但是已成公,何不称王!
 
    成业五年八月,李林在幽州北平称辽王,从穿越道现在,是把念头,而穿越到这汉末乱世之时,李林又正好是十八岁,十八年,又一个十八年,李林从一个唯唯诺诺的落魄官员的后代,变成了如今掌控大半个天下的辽王,十八年,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谁有能看透李林的真实面目呢?没有人,能看透的也根本不是人,当那一块辽王打印拿在手中之时,也从而开启了他大汉辽王的征服之路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李林称王,对于天下的影响是极大的,但是还有一个人,让李林最为忌惮的人,他正在测算着,李林的下一步,当然,他已经想到,李林的下一步,定然就是荆州了,这个人,便是诸葛亮,也是本书在最后不得不说的人…………
 
    自古以来,帝王对于乱世的做法,就是“先平乱、后治世!”若是不将导致乱世的根源除去,如何平定乱世,只会越发混乱罢了,曹操、袁绍,甚至是董卓等人,无一不是这么认为,就连来自后世的李林,也深以为然,毕竟,长痛不如短痛,当断则断!但是在这些间,却有一人无法芶同这个理念,那就是诸葛亮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诸葛亮的理念是完美的。为何说完美,诸葛亮认为,长痛也好,短痛也好,无可厚非都是痛!若是打着平定天下的旗号,征战四方。一统天下,或许确实可以平定这乱世,造福后人,那么生于此时的百姓又当如何?成为平定乱世时铁骑下的牺牲品么?
 
    比如自黄巾祸乱一来,大汉各处战乱频繁,交战兵马加在一起数百万,死伤更是达到百万之多,而这些将士,便做了历史的牺牲品,怕是连个名字都无法留下,历史上顶多记载一句,某某年,谁与那谁大战,死伤数十万,那谁大胜,仅此而己!更不要说那些死在这些战乱之中的贫民百姓。
 
    相对于李林这样接近法家、兵家的理念,诸葛亮的理念,则认为要“先治世、后平乱!”高举皇旗,号召天下有才之士讨伐不臣,达到“得道者多助。失道者寡助”的目的。诸葛亮的理念虽然是完美的,但是实际上却不是那么可行,至少,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不是那么可行。对此,诸葛亮或许也明白,因此才说自己也是一个愚蠢之人!
 
    诸葛亮做事谨慎,每每留有后路,几乎是算无遗策,小小一事,他要反复计算数十次,力求达到以最小损失取得最大胜果,若是用不怎么了解三国演义之中的诸葛亮的李林的话说,诸葛亮做事,实在是太力衷于十全十美,然而谁都明白,世间并没有所谓十全十美的好事,平乱与治世,原本便是冲突,古人云,一将功成万骨枯。要平定乱世,牺牲在所难免,就连最开始都不明白怎样用兵的的李林都明白,是故一力提高将士待遇,提高军属待遇,这是李林唯一能做的,所以李林一开始,也是希望将士对自己的忠心,对于自己麾下的将士格外的珍惜,而将士的亲人就更不必说了。
 

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 » 李林虽然强不是暴君没办法与这些个文臣死扛到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