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人下了毒手陷害才落到今时今日这步天地现在

分享到:
那是绿绿根据云扬的记忆,在调动一切能量,还原出来的目标之人面孔的神魂!
 
    唯有将虚空之中已经逸散部分的神魂全数收回,助其再一次形成完整的意识,才能真正完成神魂复苏,云扬这个甩手大掌柜,就只负责下命令,他哪里知道这需要多么庞大的计算,多么巨额的能量。
 
    但就算是云扬知道,他仍旧会毫不犹豫的这么做!
 
    不惜一切代价!
 
    也要与老独孤再见一面!
 
    绿绿啊啊啊的叫声越来越显吃力,显然已经渐渐力有未逮,但云扬却是眼前猛然一亮!
 
    因为在云扬眼前的虚空之中,渐渐出现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 
    那是一个佝偻的老人形象。
 
    一个满脸尽是皱纹,腰间系着围裙,却满目温和目光的老人,和蔼的目光注视着虚空某处,似乎还在满脸慈祥的遥看着他的九个儿子,在那小小的狭窄的小饭店里,在那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地方,一个个满足的在吃着白菜豆腐。
 
    他的目光中尽是满足,全是幸福。
 
    “老爹……”云扬眼中满溢泪水,身子在剧烈的颤抖,他向来自诩冷静,不动如山,然而此刻,却有一种不顾一切放声大哭的冲动!
 
    “我来接你回家了……”
 
    随着云扬的声音回荡,空中的人影突兀地晃动起来,就像是人影在水面波纹中扭曲,然而神色却再也没有变化,显然,绿绿这会还是没有能完成最后阶段!
 
    就在云扬泪眼朦胧的期盼中,空中那佝偻的身影真的动了动。
 
    云扬猛地揉了揉眼睛,忘情的低声叫道:“老爹!”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一十九章 一片空白!
 
    就在此时,老独孤的魂魄终于成型,视线重新聚焦,有些迷惘的看着眼前,看看左右,终于循着云扬呼唤之声,看到了面前的云扬,随即,皱起眉头,恍如身在梦境一般的呓语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
    云扬哽咽一声,道:“我若是不来,又有知道您老遭遇了什么?”
 
    老独孤神情一紧,看到了自己残破的身体就那么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,蓦然想起了什么,落寞的叹了口气,道:“孩子,你不该来的,更加不该留在这里,快走!”
 
    听到这两个字,云扬越发的悲从心来,道:“我来接您老回去,我要给您老养老送终的。”
 
    “胡说八道,我已经死了。”
 
    老独孤淡淡的笑了笑:“人死了,死了死了,万事皆休,就只是一堆臭肉。无论是我死了,还是我的仇人死了,都是一样的一堆骨头。你豁出自己的命,抱这么一堆骨头回去,值得么?”
 
    “值的!”云扬咬牙道:“哪怕是我死了,也要将老爹您带回去!”
 
    老独孤叹道:“痴儿!老夫此际能在瞑目之后,尤能看到后辈前来送行,可谓是心满意足,再无任何遗憾。你可不要做傻事;这里还是紫龙城,多了我这个牵挂,你一个人杀不出去的!”
 
    他皱皱眉,轻声道:“孩子,我不知道你使用了什么神秘法门,使得我神魂再聚,然而自己知道自家事,我的神魂又开始再度消散了,这亦代表我所余的时间不多了,与其婆婆妈妈的纠结我的身后事,不如耐心些,听我多说几句话,算是全了咱们爷俩一番情谊。”
 
    云扬用力点头,不再赘言,静听老独孤说教。
 
    “你七哥去了之后,我在这世上当真是再没有任何一点活下去的意愿……其实那个时候我就该死了。”
 
    老独孤沉默了一下,怅然的说道:“不过,若是不能为我孩儿报一次仇出一口气……总是遗憾。而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死在我手里的各国将领,高官还真挺不少的,怎么也是有赚无赔了!”
 
    “说起来这一次落入他们的陷阱,也在情理之中,总不能,只允许我们报仇,却不允许他们反杀吧?这等不讲理的事情,咱们不做。生与死,仇与怨,是公平的。而且,这对于老夫而言,也可算是一个终结,一个了断!”
 
    “老夫之所以不肯断去生念,概因老夫尚有最后一个心愿未了;还有件事情放不下;一直奢望着,能够再见你一面。原本以为,已然无望,却万万想不到,苍天竟是如此眷顾于我,我终于还能再看我的孩儿一眼。”
 
    老独孤眼睛在云扬脸上贪婪的看着,虽然面前的面貌不同,但是老独孤的眼神,与当初看着云扬的眼神一般无二!
 
    他知道,眼前之人就是自己的孩子,就是自己的亲人!
 
    “你之前以秘术汇聚我之神魂,当该耗费了许多……我就不再多说;”
 
    老独孤满足的叹息:“我所要告诉你的,乃是我儿的身世,其实我儿的出身来历我也不知,他是我在许久之前捡到的;只不过在他的背上,有一个月牙形的标志。似乎是某些大家族,生下孩子之后,第一时间烙印的家族标志,那月牙标志的内中,另嵌有一个‘杀’字;杀字下面,还有一横纹。”
 
    “若是你彼时能够找到这个家族的线索,甚至找到他的父母,孩子,一定要记得替你哥哥问他们一句:当年,为什么要抛弃我!?若是有理由,也就罢了,若是没有理由,你须得替你哥哥讨回这个公道!”
 
    “这样的家族,断断不会养不起孩子的。”
 
    老独孤轻声说道。
 
    “是!”云扬一字字道:“我将来一定会找到他们,当面问他们,当年,为什么要抛弃我哥哥!”
 
    “嗯,还有一件事,当年我是在万仞峰寻找宝藏的时候,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你哥哥的。在那之后,我一心养儿为乐,再无意江湖,早将此事忘到脑后;现在想来,未免浪费了那份机缘。只是我所拥有的一块藏宝图,只是多份藏宝图其中之一而已,尚有许多部分遗落他处,然而那藏宝图所指示的目的地,乃是多少万年前的一个遗迹;而这个遗迹的内中,蕴含有通天奥秘,堪夺天地之造化!”
 
    “有缘者能进入这个遗迹之后,就能够立地成神!长生不老!永生不死!”
 
    “这张图,我本来是放在身上随身携带的玉佩之中;然而这一次,就是因为这张图,被人下了毒手陷害,才落到今时今日这步天地。现在这张图落到了那欧阳萧瑟手中。你日后有闲暇的话,记得找机会杀了欧阳萧瑟,拿回咱们家的东西,咱们家的东西,自己忘了不当回事是一回事,但被别人夺走了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!”
 
    云扬赌咒发誓道:“孩儿一定会将那欧阳萧瑟碎尸万段,折磨其神魂一百年,绝不让其便宜就死!”
 
    老独孤的身子蓦然飘摇了一下,形影又再虚幻不实,绿绿急忙加紧输出,试图助其稳定,然而却发现,竟是再无能相助,全然失控,登时急得啊啊的叫。
 
    云扬见状也是心焦万状,百般无计之下径自运转生生不息神功,向老独孤的身躯全力输送,可是连绿绿的生命元气都告无功,云扬修为尚浅的生生不息神功,也只有徒劳一途!
 
    老独孤作为直接当事人,自然也有感觉,淡淡的笑了笑,道:“孩子,我曾经想过,等你们平定了天下,各自找了媳妇儿,有了孩子,我就一家家的看过去……平平静静的过日子……只可惜,老夫是注定看不到了……”
 
    “将来你找了媳妇,有了孩子,千万莫要忘记……对天烧一炷香,告诉老夫一声,老夫纵然身在九泉,也要举杯一醉。”
 
    云扬流泪道: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 
    “记得要多生几个孩子。”老独孤温暖的笑了笑:“你的几个哥哥,都没有留下后人……你若是生得多了,可以过给他们几个。你们九兄弟的香烟传承,祖宗香火,可全着落在你的身上了。”
 
    云扬此际只知道连连点头,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,可是他持续输功却丝毫不停,仍旧希望有奇迹出现。
 
    “孩子,你……一定要活下去。”老独孤的身子在慢慢的消散:“凡事千万不要冲动,更加不要逞强……老夫此番死而无憾。你若是一定要带着老夫的尸体离开,万一有个什么意外,那老夫才是死不瞑目……就让我留在这里,又有何妨?!”
 
    云扬愣住,终于停下输功的工作,因为他已经知道,回天乏术,已成事实!
 
    “孩子……那白菜豆腐……你最爱吃,记得要用那种半圆的大白菜,包心紧密的那种,外面全部剥掉,只留菜心;豆腐须用黄豆老豆腐,摁一下摁不动最好,用猪油熬炼炒菜,在油渣子即将成型时,放香料,开始散发香料香味的时候,放入五花肉,一个翻滚,肉色变化后,放白菜……在白菜没有焉的时候,不要加水……开锅之后,放豆腐……”
 
    他认认真真的说着这一道菜的做法。

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 » 被人下了毒手陷害才落到今时今日这步天地现在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