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绿绿提供的逆天命源还有老独孤不灭的求生意

分享到:
 
    他的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。
 
    在看到老独孤的这一瞬间,云扬就知道,老独孤,实际上等同已经是一个死人!
 
    纵使还有一口残留气息为继,一息尚存,实则那只是老独孤强烈的求生意志,不愿放弃,勉力支撑。
 
    显然是他还不想死,或者说还有心愿未了,但,为了对付敌人的搜魂手段,却将自己的神魂都震散了!
 
    神魂不复,神念崩解,就算是呼吸如常,也只是一具行尸走肉!
 
    没有思想,没有灵魂,更加没有意识。
 
    “老爹,我来了,是我来了!”云扬心中在呼唤:“你能感觉得到么?您的另一个儿子来了!”
 
    老独孤躺在那里,仍旧一动不动,对云扬的到来全无反应。
 
    “绿绿!绿绿!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焦急的呼唤起来:“快些看看,还能不能……救得活?!”
 
    绿绿的意识探出来,那绿意才刚萦绕在老独孤身上,登时就惊吓得缩了回去。
 
    绿绿也是见过大场面的狠角色,严格意义上来说,它的所知所见远在其主人云扬之上,但它仍旧是从来没有见过伤残得这么严重的身躯!
 
    在云扬的接二连三的催促之下,绿绿才再一次探出意识,仔细查看良久,终于无奈的摇摇头。
 
    绿绿已经知道了此人对云扬的重要性,却还是——“啊呀……”
 
    云扬心中登时一阵难过:“没救了么?”
 
    绿绿叶片耷拉下来。
 
    “能不能尝试将其神魂聚拢?哪怕是片刻也好?”
 
    云扬轻声道:“我知道,老爹一直撑着没走,一定是心中有挂念,他在等我!我想让有将最后心底话说出来的机会!”
 
    “他一直在撑着,等我来。他肯定有好多话要跟我说,也肯定有好多的事情要交代给我去做。绿绿,我要求不高,我只要求让老爹知道,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,他走的时候不孤单,不是一个人,有儿子给他送终,这就足够了!”
 
    云扬轻声的说道。
 
    绿绿有些不情愿:“啊呀呀……”
 
    绿绿深沉的表示,这样做固然可行,但却需要耗费太多太多的能量,最重要的是,根本就救不回人,只能尽力形成一个回光返照而已,实在是不值得,徒劳无功,得不偿失。
 
    “别废话,快些动手!”云扬首度以空前严厉的语气催促道,声音斩钉截铁,不容质疑。
 
    面对主人的决定,绿绿纵使再如何的不情愿,也知道此次不得不为,必须要做,只好发动全力,营造老独孤回光返照之契机。
 
    一股股异常旺盛的绿色生命气息,以难以言喻的蓬勃之势爆发出来,源源不断地进入老独孤的身体之中,经脉之中,血液之中,丹田之中,脑海之中,以及……识海之中。
 
    与此同时,绿绿犹自在不断地散发一种如同光线一般异常瑰丽的紫色外射光芒,在整个房间中纵横交错,似乎在虚空中捆绑着什么。
 
    这一次,绿绿释放出来的所有生命力量都没有半点外泄,一缕一缕的全数进入到了老独孤的伤残身躯之中,逐渐的,绿意在老独孤的身体之外,结成了一个类似大茧的物事。
 
    绿色大茧!
 
    如此海量的生命之气,放在别人身上,足够起死回生一百多次的生命元气,悉数注入老独孤身上,却是连半点效果也没有见到。
 
    然而绿绿仍旧在持续的输出,显然它对这个情况早有预料,毕竟现在的老独孤,比之寻常刚死之人,状况还要更差许多,回天有术,岂是易为?!
 
    云扬的身子止不住的在轻轻颤抖。
 
    可怜的老爹!
 
    在看不到的虚空之中,老独孤已经逸散的神魂,因为绿绿的不懈努力,在一丝丝的重新聚拢……
 
    伤残破败的身躯,也一点点的变得好转起来。
 
    但,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 
    因为,即便输入再多的生命元气,也不再发挥效能,转而从那断裂的肢体各处点滴溢出。
 
    显然残破的身躯,无法再承载更多的生命能量,更无法发挥那些能量。
 
    由始至终,那些伤口都没有愈合的迹象,至于期盼的再生云云,更加的不可能!
 
    云扬悲戚的颤抖了一下。
 
    之前云扬还抱有万一的指望,由绿绿提供的逆天命源还有老独孤不灭的求生意志,也许能够缔造生命的契机,偷天换日,避死延生!
 
    但眼前种种,已然在在昭示,逆天转命……已经是没有任何希望了!
 
    若是老独孤的身体,尚能持续吸纳生命能量滋养自身,那才有活下来的机会。
 
    可是现在,身体对于如此沛然命源全然的无动于衷……便是将这最后一丝希望断绝!
 
    出尽全力尝试的绿绿终于停止了生命元气的输出,反而将另一种紫色射线以更加密集的方式释放出去。
 
    云扬此际只感觉自己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他紧张焦虑地等待着,目不转睛的观视着,唯恐错失那一点点与老独孤再会的机会!
 
    良久良久之后,云扬终于感觉到了此间空间的特异震动。
 
    那是绿绿在用那紫色的射线,竭力回收,更将浓郁得已经去到了实质的生命元气,直接加注在紫色射线之中,增添拉扯力道。
 
    触目所及,半空中出现了一张紫色的网。
 
    “啊呀呀……”绿绿吃力的叫着。
 
    显然,这份工作对于绿绿来说,也是非常耗费力气的,难以久持。
 
    云扬这会完全没有心情注意意识空间,若是关注的话,便会看到,这会意识空间里已经是风起云涌一般,狂风大作!
 
    而意识空间的上方,渐渐显现出影影绰绰的人脸的形象。
 

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 » 由绿绿提供的逆天命源还有老独孤不灭的求生意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