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最后一个朋友

分享到:
但君莫言并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手一挥,一道清光闪过,顿时空间一阵扭曲,就如同一块透明的玻璃乍然破碎了。
 
    随即,一张床在眼前凭空出现。
 
    云扬注目看去,触目所及,心头就是一阵难言难受,眼泪几乎是即时冲了出来,深深吸了一口气,却尤觉心中的杀机与暴虐,猛然升起,再难以抑制!
 
    老独孤!
 
    这个在云扬印象中,一直佝偻着腰,浑身的油烟味,腰间扎着围裙,一脸皱纹浑身亲切的老人,此刻正自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伤口看起来已经被处理过,却仍旧是血肉模糊,伤痕累累。
 
    老人的右腿已经没有了,左腿也被砍了不知道多少刀或者多少剑,就只剩下肉皮相连;浑身上下遍布密密麻麻的伤口,粗略看去,便有不下上千条之多。
 
    脸上也有刀痕,剑痕,一只眼睛,已经变成了一个窟窿。
 
    右手也已经被齐肘砍断,左手则相对完好,但上面依然存在有十几道刀剑伤痕;胸口位置是塌陷的,彼时不知道有多少记重击,落在了这位老人的身躯之上。
 
    此刻的老人家,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残破的布娃娃,浑身上下找不出半点好肉!
 
    就这样,都还是君莫言处理之后的结果!
 
    “怎会如此?怎会如此?”云扬茫茫然间一阵失神,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
 
    在真正看到老独孤之前,他设想过好多次,他清楚老独孤这一次定然受伤不轻,但却万万没有想到,老独孤的伤势居然会严重、惨烈到了这等地步!
 
    单只是看着这一身伤痕,就不难想象得到,老独孤当日是如何拼命战斗厮杀的!
 
    那是连灵魂力量也予以极端燃烧殆尽的战斗方式!
 
    此外,老独孤当时面对的敌人,最少最少也得有数百人之多!
 
    甚至更多!
 
    老人此际平静地躺着,胸口已经再没有任何一点起伏的迹象,宛如……已然离世之身。
 
    “他还活着。”君莫言的声音很沉痛:“但……也与死了没什么分别了。他的神识,灵魂,意念,全都没有了。唯一有的,就只有我渡进去的半口气,勉强维系着这个残破的身躯,连苟延残喘、一息尚存都算不上,如斯状况,如何救得……”
 
    他深深地叹了口气,扭过头去,显然是不忍心再看兄弟这副残破的身体。
 
    云扬将手抚上老独孤的脖颈,也只有这里,才能感觉出来,老人的身体尚有温度,亦能感应到,间隔良久之后心脏跳动一下的迹象。
 
    “在这段时间里,我用过了无数灵药,可唯一效果……也就只仅仅是吊住了这半口气,仅此而已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颓然说道:“有时候,我真想一剑杀了他,让他去个痛快,离开这个残酷的人世……可是,他分明尚有心愿未了,求生意志不绝,一直在强撑着,那半口气,与其说是我帮他争取到的,莫如是他不可放弃,坚持下来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要不然,老独孤纵使落于敌手,自我了断的能力仍旧还是有的……他怎么也不会等到现在,他的尊严,也不会允许自己这样狼狈不堪的活着……”
 
    “所以,我用阵法,直接将这片空间完全封锁,因为,只有这样做,老独孤的神魂,才不至于完全消散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喃喃的说着。
 
   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,这一刻,他当真有一种要将紫幽帝国亿万国民全部坑杀的冲动!
 
    太残忍了!
 
    太残忍了!
 
    “老独孤的修为,在这天玄大陆也可算得上是超一流高手,最起码的,也有天境级数……”云扬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说话,没有半点起伏,也没有半点感情:“如此实力,怎么会被围殴成了这个样子?这里面,定然另有原因吧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沉默了一下,道:“在我刚看到他的时候,从他身上感觉到了神仙恨的药力,该是此药作祟之故。”
 
    “中毒!”
 
    云扬抿抿嘴唇,目光寒森森的:“以老独孤的江湖阅历,行事之小心谨慎,此番中毒定然不是偶然。他这样的老江湖,又是刺杀复仇而来,合该步步谨慎,时时小心,怎么可能会轻易中了毒?我想,这一点君前辈也是一定知道的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沉默了良久,道:“我确实是知道的。据传,他是被欧阳萧瑟下的毒。他的行踪,也是欧阳萧瑟泄露的。”
 
    云扬捂紧了拳头,静静问道:“欧阳萧瑟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
 
    “独孤寂寞与欧阳萧瑟当年乃是齐名当世的绝乘杀手;而这一次,独孤寂寞在到了紫龙城之后,不知道怎么回事,两个人联系上了,说好了一起行动……然后,就这样了。”君莫言道。
 
    “那,欧阳萧瑟呢?”云扬的眼睛里一团火猛地燃烧起来。
 
    “不知去向,也不知道此事的始末缘由。”君莫言道:“我所知道的,仅限于他出卖了老独孤,并且给老独孤下了毒,之后此人就失踪了,消失得无影无踪!”
 
    “我本打算等这边事情解决之后,就天涯海角去找欧阳萧瑟!为老独孤了却此獠!”君莫言道。
 
    “不必!拜托你留着欧阳萧瑟的性命!”云扬冷冷的说道:“老独孤尚有亲人在世,这个仇,还用不到外人来报!”
 
    君莫言沉默一下,道:“好!”
 
    他有些震撼的看了云扬一眼,现在云扬身上散发的杀气,几乎让君莫言这等不世高手,也感觉到了恐怖!
 
    “我要开始为老独孤疗复了,在此期间,需要绝对的安稳安静。”
 
    云扬闭上了眼睛,静静地道:“不管怎么说,君莫言,我还是要谢谢你,为老独孤保住了这最后一口气,否则,便是真正的回天乏术了!”
 
    君莫言叹口气,刚要说话,却发现,云扬已经闭上了眼睛,开始全力输出生命灵元,修复老独孤的残躯。
 
    君莫言无言的站了片刻,径自转身来到门前,目光有些无力而萧瑟的看着外面冬天惨淡的景色。
 
    剑心,因为云扬这句道谢,承认,而重复圆满。
 
    他终究是尽到了自己的心意。
 
    但不知道为何,心底却只感一阵阵的凉意袭来,那是一种刺骨的寒,冻彻心扉的冷!
 
    他知道,从这一刻开始,自己在人世间最后的牵绊,也已经消失了。
 
    从此刻起,自己的生命,只有剑!
 
   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一直在追求这样的境界,但这个境界真正到来的时候,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孤独。
 
    寂寞。
 
    “真是寂寞啊……”
 
    君莫言怅然的叹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他能感觉到,自己的最后一个朋友,也正在离自己而去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一百一十八章 最后一面!
 
    云扬径自关上了房门,将君莫言关在了房门之外。
 
    然后,他就伸手,握住了老独孤的胳膊。
 
    右胳膊!
 
    浑身上下,唯一能握得住的,就只有这半截胳膊了!
 
    左手虽然看似比右手完整,实则内里骨骼尽碎,彼时有玄气支撑,尚能维系,现在老独孤人事不知,修为尽去,若是再妄动左手,也许即时分崩离析,就此瓦解,再想修复,可就真正的为难了!
 
    至于身躯的其他地方,几乎都是零碎的,纵使心肠再硬的人,也不忍卒睹。
 
    这一瞬间,云扬当真是悲从心来,再难抑制,泪如泉涌。
 
    铁血男儿竟自流泪,当真是伤心到了极处,同时心头的愤怒也到了极处!
 

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 »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最后一个朋友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