却如一条匹炼也似的白光恍如银河倾泻一般从空

分享到:
倒是那几个四季楼所属的高手现在脸上都在发光,他们的眼神齐齐聚焦在君莫言身上,很有点跃跃欲试的意思。
 
    天下第一剑客!
 
    这就是传闻中的天下第一剑客!
 
    若是能将之击败甚至击杀……那该是多大的荣耀?
 
    端的人前嫌贵,鳌里夺尊!
 
    只可惜现在,因为有云尊的陷阱在此的大前提,无论任何事都必须以先将云尊解决掉为第一优先,等此事完结之后,再来找君莫言的麻烦吧,希望彼时,这个天下第一剑客还不会走得太远。
 
    他们想得很好,也更顾虑大局,虽心生妄念,却没有当真将针对君莫言的动作付诸行动!
 
    只可惜了这个难得的机会啊。
 
    四季楼众人心中惋惜的时候,就看到君莫言白衣仗剑径自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君莫言走出来。
 
    一路前行,居然直接走到了四季楼几个人面前,脸色冷然,声音冷凄凄的说道:“你们四个都是四季楼中人吧?”
 
    为首那一位四季楼高手,已是七重天高手,一身修为犹在刀尊者之上,平素里也是桀骜不驯横行天下的高级人物,闻言哼了一声,道:“我们便是四季楼的人,又怎地?”
 
    言语间竟是丝毫将所谓天下第一剑客的质询放在心上,太当做一回事!
 
    君莫言淡淡道:“总要确定了你们的身份再说还有,还有就是,年先生此次为何不来?”
 
    这位四季楼的高手用一种淡淡的口气说道:“这点小场面,哪里用得着我们尊上亲自出马?在下木子秋在这里看着,一切也就够了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的脸色冷了下来,道:“你的意思是?你自信足够应付我了?”
 
    木子秋一愣:这分明是没话找话,在找事情的趋势啊?我虽然有心对付你,但啥时候这么说了?
 
    然而眼前局势已立,若因自己私人行为令局面生出变数,那就完全是自己的责任了,有鉴于此,那木子秋干笑一声,道:“我并无此意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哼了一身,道:“并无此意?真的并无此意吗?那我刚才出来的时候,你所凝的杀意,是针对谁啊?我看你不是并无此意,而是有贼心没贼胆吧?”
 
    君莫言以剑立道,对于一切杀意敌意最是敏感,四季楼那几人对其生出战意,他自然在第一时间感应到,虽然对方即时敛去,然而他本就有心寻衅,这可谓是极佳的发挥点,岂可错过,至于战意,敌意,杀意之间的差别,这三者严格意义上来说,其实差别真不大,都得动刀动剑动杀的!
 
    木子秋只感觉自己的肚皮瞬时间就气炸了。
 
    啥意思?
 
    你君莫言纵然是天下第一剑客,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?
 
    要不是布局不容变数,真当老子怕你呢?!
 
    那木子秋忍着气道:“君兄……你误会了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皱起眉头:“你叫我什么?君兄?”
 
    他冷冷的一笑:“呵……你辈分挺高的么!居然敢跟我拉成平辈,你这是在明火执仗的挑衅我吗?想要针对我就直接动手好了,不用这么拐弯抹角!”
 
   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,更何况木子秋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顶峰强者,更是四季楼的有数巨擘,此际脾气再也压抑不住的冲了上来,怒道:“不叫你君兄,难道还要叫你君爷不成?”
 
    君莫言哼了一声,翻着白眼说道:“就是该叫君爷,便是那年先生在这里,这一声君爷他也是要叫的。”
 
    四季楼所属的四位高手同时脸色一变,原本收敛的杀气陡然弥散,每个人的手都按上了自己配兵的把柄,木子秋声音以一种空前危险的语调说道:“还请君大剑客解释解释这句话的意思,否则……彼此当真闹出什么不愉快来,可就真的不好了。”
 
    君莫言淡淡道:“四季楼自家规矩不严,让你们四个鬼头蛤蟆脸出来丢人现眼,得罪了人,乃是你们自家的问题,今天我替年先生教育教育你们,也是应当的,让你们知道,不是什么人都是可以挑衅的!”
 
    “尤其是,你们居然敢在我面前动剑,按照我的律条来说,这就已经是死罪!”
 
    君莫言道:“不想死的就跪下,自掌耳光,向我致歉,向剑忏悔!”
 
    木子秋等人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,这货出来,绝对就是来找麻烦的!
 
    故意找麻烦的!
 
    无中生有,鸡蛋里挑骨头都没有这么挑的。
 
    多半是他一肚子闷气无处发泄,将主意打到自己四人身上来,而自己四个天境修者,竟然沦落为给人出气的出气筒,怎不让人气炸了肺?!
 
    “君莫言,你是要干么?”木子秋瞳孔收缩,干燥修长的手指,紧紧地按上了剑柄,逐渐地握紧。
 
    警惕之语出口的同时,木子秋一身玄气,亦如长江大河一般奔涌起来。
 
   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,纵使木子秋自视甚高,但当真对上天下第一剑客,心底仍旧没有什么底气,当然,没有底气的同时,还有期待,还有自信!
 
    因为他本就期待与君莫言一战,自信能够击败君莫言!
 
    甚至就算自己一人之力有所不及,但己方尚有三大高手为援,四人联袂,怎么也能搞定这个天下第一剑客吧!
 
    君莫言呵呵笑了笑:“敢?干什么?干你?你挺有自信啊,总被人干吗?那就是不但有自信,还很有本钱,要不怎么出言挑衅呢?被天下第一剑客干了,一世的荣耀啊,足够你吹嘘一辈子了!”
 
    木子秋直觉一股无名之火直冲上了泥丸宫,更不待言,径自大喝一声,一出手,剑光便已经化作了经天长虹,走势奇疾。
 
    “居然敢当真对我出手!”君莫言大喝一声:“年兄,就让我助你一臂之力,替四季楼所属好好立一立规矩!他日江湖再见,请我喝一顿感谢酒就好了!”
 
    君莫言声动手动剑动,剑光骤然轩闪之际,却如一条匹炼也似的白光,恍如银河倾泻一般从空中落将下来。随即,又有四道寒光分流飞出,极端凌厉的剑气,将四季楼的四个人同时笼罩在剑光之中。
 
    剑光霍霍,宛如一个巨大的光球,照眼生辉,绚烂无比!
 
    外面众人眼睛看过去,尽是一片眼花缭乱,赫然就此再也不见那四个人和君莫言的身影。
 
    君莫言所发出的剑光当真就如天穹着地,密不透风,竟无疏漏!
 
    唯一可以听到的动静,就只有四季楼四人的惊呼声惨叫声,全无间断地从剑光笼罩范围之内传出来。
 
    在紫幽帝国人眼中的四大无敌高手,被君莫言一出剑,就完全压制!
 
    兰无心登时倒抽了一口冷气。
 
    这就是天下第一剑客的实力!?
 
    自己居然想将这样一个人用国家大义强行的控制住?
 
    果然是异想天开,痴人说梦!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《今下午回到家,累得够呛。今天本月最后一天了,求月票。并且,求明天的保底月票。下个月时间会多一些,不怎么出去了。应该是一个爆发月吧……我自己都很期待啊。》
 
 
------------

欢迎转载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盛兴彩票网登录686_盛兴彩票网登录注册 » 却如一条匹炼也似的白光恍如银河倾泻一般从空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